国战会论坛》以巴冲突对台海防御的启示(滕昕云) - 海纳百川 - 言论

5月22日,以色列与哈玛斯正式停火,结束了这场起自9日的武装冲突。在这次冲突中,以色列军方的铁穹防卫系统声名大噪,在防御哈玛斯所发射的多管火箭上成效卓著。铁穹系统击杀火箭弹的画面,随著网络直播而传遍了世界,电玩战争游戏中才会有的场景,竟然生动地在真实世界中上演,其中展现的炫目与灿烂,更胜于虚拟世界中的声光效果。

根据以色列官方统计,哈玛斯先后向以色列发射了大约4,340枚火箭弹,有3,700枚射到以色列境内,其中90%遭到铁穹系统成功拦截,于是实际对以色列人造成的伤亡仅有10人。也就是说,铁穹系统成功化解了哈玛斯的火箭攻势。于是乎,铁穹防御系统马上成为炙手可热的武器系统,若干国家传出有极高的兴趣采购,而一些军事评论家也建议,国军如果能够筹获铁穹系统,当可在中共武力犯台时,有效抵御中共长程火箭炮对本岛目标的轰击。

铁穹vs火箭弹,上驷对下驷?

尽管铁穹防御系统已经证实了其远大的效能,但该武器系统最初推出时,是有反对意见出现的。最主要的批评是,这是以高昂的导引导弹去打廉价的多管火箭弹,有以上驷对下驷之嫌。查现有的公开资料得知,以色列铁穹系统所使用的塔米尔拦截导弹,每枚造价估计为100,000~150,000美元,而哈玛斯所打出的火箭弹不过数千美元而已。假若每次都要有效拦截巴勒斯坦/哈玛斯所发射的火箭弹,以色列很可能会沦入消耗战的不利境地。

这确实是以色列所可能面对的一种困局,但以色列人必须从另外一种面向来考量问题。由于哈玛斯对以色列境内发射火箭弹的行动,是一种“无差别攻击”,只要能够对以色列平民生命财产造成任一杀伤与破坏,就是有效果。无差别攻击对以色列平民将带来恒常的心理压力,这点尤胜于实质的杀伤效果。因此,以色列必须考量到,他们不仅仅是要防制来自哈玛斯的实质杀伤与破坏,还要打破哈玛斯以此种手段对以色列人民所进行的精神威慑。就这个层面而言,以色列必须用尽一切手段来拦截哈玛斯打来的任一火箭弹。以色列人要让哈玛斯产生一种认知,那就是此一手段对以色列彻底无效,以色列有能力拦阻所有的火箭攻势,最后迫使其不得不放弃使用这个手段。

台海防御下的多管火箭攻击

由于铁穹系统所具有的远大效能,因此有呼声传出,希望国军也能够透过管道筹购该款防御系统,以在中共武力犯台时,抵御来自对岸的多管火箭攻击。在检视这个议题时,我们必须认知到,中共长程多管火箭对本岛目标的轰击,仅只是其诸多对台湾军事目标的投射火力之一。也就是说,我军所应担心的威胁来源,多管火箭还不在共军武器顺位的前列。相对而言,以巴冲突中,以色列人仅只有此单一的威胁来源。

其次是,多管火箭并非精准打击火力,其发射后即呈自由飞行状态,因此弹著散布的面积为大,适宜面对目标实施攻击。该款武器系统系以短促密集的大规模轰击,对敌达到震慑与破坏的作用。基本上为对我机场跑道、港口设施进行破坏;对我军集结整备区实施攻击,以阻碍、破坏我方战备之遂行等等。

秉于将最珍贵的资源留给最需要的方面的原则,面对共军多管火箭的轰击,国军可能将无法像以色列这般,能够使用昂贵的导弹去进行每颗拦截。由于共军自海峡对岸发射,其飞行路径长远。如果我军能够侦测到发射,我方将可依照其飞行的弹道路径,推估出火箭弹著目标区,而能预做防备。我军以火箭飞行路径算出最佳的拦截点与射击时机,由多门三五快炮行集火轰击,以对飞行火箭形成浓密的拦截弹幕。这种拦截手段绝对无法达到全数摧毁的目的,但只要能够击毁部分的火箭弹,即可减削弱多管火箭大面积密集轰击的效果,于是将大幅减轻对我军事目标的危害程度。

以巴冲突的真切教训-战力保存

以巴冲突对我最重要的教训,而为一般人所忽略者,笔者认为应是以军对于哈玛斯进入地下掩体与坑道的武器与设施、给养物资所进行摧毁。当哈玛斯预测以军即将对其实施报复性的打击时,巴勒斯坦人立刻将军事装备与物资,送进入各处的地下掩体内进行疏散与掩蔽,竟大量的遭到以军有计划有系统的精准打击,反而成为瓮中之鳖,逐一遭到以军消灭,损失惨重。据闻以军也对哈玛斯的领导干部实施了斩首行动。

以军能够系统性的摧毁哈玛斯进入地下掩体的武器装备,此固然显示了以军精准打击的能力,然而其中的关键,端在事前能够对于哈玛斯动态,行精准的掌握,换言之,也就是情报作为的确实。由于恒长与巴勒斯坦处在冲突状态之下,以军情报机构透过各种侦监手段,长时间对于哈玛斯在加萨走廊的行踪与动态进行掌握,因此哈玛斯的各种重要据点、设施,其位置以色列多已了若指掌。于是当冲突发生后,以色列军方能够迅速标定目标,利用精准打击,逐一歼灭哈玛斯的各类据点与掩体设施。

国军的战力保存不可等闲视之

在共军首战即决战的作战准则威胁下,台海开战之际,国军讲求战力保存,尽可能避过共军第一击的冲击。一般而言,战力保存最直接的作法,就是将武器装备的储放地下化。借鉴以巴冲突的深刻教训,我们必须将以下的状况列入严肃的考量,那就是中共方面很可能经由长久的侦监手段,已经掌握了我军大多数用以作为武器装备与资材进行疏散与掩蔽的设施与地点。无论是侦察卫星的长期观测拍摄、潜伏共谍的侦探,或者是共军情报参谋人员的研判。由于台湾是开放社会,这点尤便于共军方面的情报作业。

当共军第一击开打之际,我军装备设施按照计划进入掩体内掩蔽,反成为共军容易摧毁的有利目标。共军只要按照事前标定的我方掩体,实施逐一打击即可。今日拜科技之赐,攻坚武器中有所谓的钻地炸弹,专门破坏深入地下的坚固掩体之用。所以进行战力保存,必须想得更多,以更细密的思维为之。因此,有几个原则必须遵行,才能够将战力保存做到确实。

首先是,车辆装备平时的储放,与战时的疏散掩蔽,必须是不同的地点与设施,这样才能降低遭敌侦知的风险。其次是,疏散必须做到越细分越好,最好是一件武器或者车辆就是一座单独掩体,避免多数装备进入一个大型的地堡内,如此始可避免遭敌一击即造成群体损失,被人一锅端。如是的举措也有增加了其攻击成本的用意。

最后一点是,作为我军疏散掩蔽的掩体,其数量应多过我军现有武器装备车辆之数,战时当我军车辆武器装备随机进驻后,应还有若干空置的掩体留存,这将是最好的状态。即便共军已事前发现标定了某些我军预建的掩体,但其攻击很可能落到空掩体上,如此可起到消耗其远攻弹药、保存我军战力的积极目的。

(作者为台湾国际战略学会研究员、博士,国战会专稿,本文授权与洞传媒国战会论坛、中时新闻网言论频道同步刊登)

※以上言论不代表旺中媒体集团立场※

本文由:亿博电竞app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