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祖寿/“信”誓旦旦炼金术

流行音乐除了寻求感官(音乐风格)带来视听刺激,与探寻精神(歌词意识)创建灵魂座标互为表里。音乐风格就像披上外衣,可以千奇百怪,眩人耳目,但脱去外衣之后直视皮肤,呈现的是内在的肌理,信的新专辑“炼金术”让我们看见了久违的光泽。

歌手创作常从生活取材,但音乐真相与歌手的日常无涉,指的是他透过歌曲键入听者据以依附的想像能力。信从乐团时代(2002)开始唱起,进入单飞(2005)至今,唱歌的能量与胆量都已展现做为摇滚歌手的成功条件,但是创作历经市场不断更替与折旧,似已长期面对金属疲乏。

信不是没有自觉,也曾放手以吴青峰为重点涂上文青形貌(2012我记得),也曾著墨讽刺社会、女性拜金搭上愤青路线(2015反正我信了),到了上一张酒精入歌愈趋浓烈(2016大爷们),同时塞进五花八门主题曲、广告歌的专辑结构松散,让人感觉空气中充满一种焦虑。

“炼金术”把信从专辑概念模糊的模式里救了出来,聚焦在情爱熔炉的炼铁成金,从浪漫冲脑的“上了瘾”,愈陷愈深的“为你著魔”,迷乱添加的“燃料”,死过重生的“醒”,得失之间反复辩证的“纠缠”,既像观察别人也像检讨自己的“痞子的情书”,整张专辑调性一致,形塑出不失歌手况味,又能放诸四海贴近听者经验值的共鸣。

“炼金术”炼铁成金的魔法,来自创建专辑歌词统筹的概念,而且要找对人!李格弟掌握流行歌词拥有广泛的观察犀利度,信提供对适合自己切入的角度,再由李格弟执笔,让信原本重金属杀伐之气过盛的歌词肤色暗沉问题,立即回春。

专辑音乐也因此有了化学变化,开场“上了瘾”信以摇滚声腺诠释R&B的迷离游走,开发前所未有的性感中音,与歌词的浪漫情愫意外搭配。“醒”自然衍生信一向标志性的高音,没有一丝炫技的勉强,归功李格弟与陶喆的词曲搭配。“炼金术”信收敛狂放声腔,温暖音色不失棱角,及至“回信”穿梭在EDM Trap律动游刃有余,新鲜与耐听兼具。

“炼金术”专辑为信重新定位,他分别站在双方立场娓娓陈述爱情累犯心理、逃犯伎俩、受害人生(痞子的情书),仿佛一位冷静解剖利弊得失的爱情国师,比起李宗盛的爱情巫师:“把仅存欲望去骨/我像巫师得专心练法术”(2016因为单身的缘故),无论国师或巫师,不管抽离或投入,他们都向台下众生信誓旦旦,为著歌坛江湖地位继续炼铁成金。

本文由:亿博电竞app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