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话》美国全力支持,要钱给钱,要枪给枪──孙立人案探微(三)(陈大权) - 两岸史话 - 言论

孙立人将军晓畅军事却眛于政治,他的招尤,一半咎由自取,他那种现代美式军人作风,厕身半封建半军阀的国民党军人群中,不但没有警觉性,还自我感觉良好,其不招尤几稀。

蒋先生于一九五零年三月一日,台北复行视事,也就是恢复总统职权,任命陈诚为行政院长,周至柔为参谋总长,孙立人为陆军总司令,兼台湾防卫总司令,同年三月二十五日上午十时,正式宣示就职。

比照谷正文将军的叙述,不是很矛盾吗?一面侦办孙立人,一面又委任孙立人担当重要军职。这是平常人的庸俗看法,把它放到政客的眼中,正所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也。这个时段的国民政府,可说已成了一只落水狗,穷途末路,放眼国际,已举目无亲。一九四九年八月五日,美国政府发表白皮书,停止对国府的一切援助。国府欲待获得美援,只能仰赖孙立人将军与美国政府的私人关系。

一九五零年二月上旬,美国西太平洋第七舰队司令白吉尔(Adm. Bulger)中将来台访问,由孙立人陪同参观凤山新军训练,白吉尔看到新军士气高昂,军容壮盛,大加赞赏。他在与孙立人谈话中,问国军现在缺少些什么装备?孙回答说:“当前部队最缺乏的是野战炮”。白吉尔说:“原来美军存有二四O门一O五流弹炮,炮弹四万发,运载车辆大小有三百余辆,打算要运到上海供应国军的,现正不知如何处理,可以交给你使用。”孙当即问道:“要不要办什么手续?”白吉尔说:“你开一张收据给我就行了。”(沈著孙立人传第564页)

从这一情节中看到,孙立人将军受到美国政府及官员的信任,远远超过国民政府及蒋氏本人,这损及蒋氏的自尊,同时激起对孙立人将军的进一步恶感。更使蒋先生刻骨铭心的,是孙立人将军的东京之行。

一九四九年初,上海快沦陷时,盟军远东统帅麦克阿瑟对台湾前途极表关切。他的立场也是“反共、保台、弃蒋”。他认为孙立人是一位有才能而英勇的将领,倘授予充分的权力及适当的装备,他能够担负保台的任务,于是派其得力助手情报处长韦洛比(CharLes A. Willonghby)将军专机来台,邀请孙立人同机赴东京,与麦帅商谈防台大计。孙将军说:“他须先请示蒋公。”孙将此事呈报东南军政长官陈诚将军,转呈时在澎湖的蒋总裁(应为奉化溪口之误)的核准之后,于二月十日,麦帅第二次派机来迎,孙立人携带著陈诚将军一月卅一日写就的致麦帅的中英信函飞往东京,随从参谋曾日孚少校随行。

麦帅见到孙立人,对台湾防务表示十分关切。麦帅告诉孙说:“大陆快将失陷,国民政府势必垮台,美国对他已不存多大希望,但美国不能让台湾这艘不沈的航空母舰为中共夺去,所以有意要请孙将军负起保台的责任,而由美国全力支持,要钱给钱,要枪给枪。”

孙立人将军的答复是,他是忠于蒋总裁的,不应临难背弃,他将请示于他,在他的指导之下,挑起保台重任。孙回台之后,就将麦帅交给他一本密码和会谈详情报告陈诚将军,请陈转呈蒋总裁。

陈诚获悉孙立人与麦帅会谈内容之后,即于一九四九年三月二十四日,自台北飞赴溪口向蒋公报告。(见沈著孙立人传第697-698页)(待续)(作者为陈大权,现居美国纽约州)

本文由:亿博电竞app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