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话】吃汤圆、放台语歌 凸显主体性──赖幸媛与王毅的秘密管道(六) - 两岸史话 - 言论

同理,大陆也很注意台湾与他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进展,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曾私下透露,王毅曾特别拜访他,希望台湾与新加坡协商的台星经济伙伴协定,条件不能超越ECFA。

ECFA的协商对国台办而言是多重棋局,陆委会的情况也类似,除了要尊重经济部等部会所面临的民间产业压力,也得尽可能向立法院公开谈判进度并因应在野党的批评,赖幸媛个人并特别关注中小企业与农民的生计,期待弱势传统产业不会受ECFA的冲击,而且可以受益。

二○○九年年底第四次江陈会在台中举行,这次会谈两岸签了《标准检测及认验证合作协议》、《渔船船员劳务合作协议》与《农产品检验检疫协议》,并没有签署ECFA,两岸的公开声明都只表示“对推动协商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初步交换意见,但不触及实质内容”。这句有说等于没说的官方辞令,意思是,大家都知道两岸间针对ECFA已交手好阵子了,工作阶层或更高层的协商也交手多次了,但协议会长成什么样子,双方实在还没有达成足够的共识,没有什么内容可以对外公开,拜托媒体记者就聚焦在四次江陈会所签的协议,不要问ECFA方面的问题了。

可见得,第四次江陈会谈时,ECFA早已是让两岸官方焦头烂额、耗尽精力的课题。就在陆委会欢迎海协会代表团的酒会上,赖幸媛和陆方以ECFA为题,谈到她打算与国台办创建直接联系管道。酒会上陆委会准备了汤圆,因为时逢冬至,两岸习俗都吃汤圆,算是凸显两岸共享的文化渊源。酒会的背景音乐则是台湾民谣与台语歌曲,借以凸显台湾的主体性,至少陆委会同仁对《自由时报》的媒体朋友们是这样诠释的。其实所谓台语,闽南语,还不是中国大陆传来的,反正听到台湾主体性就高潮的人爽就好,且不深究了。

酒会一开始,江丙坤、赖幸媛、陈云林与国台办副主任郑立中行礼如仪,共同举杯,然后各自散开,与熟识的人打招呼,聊天。人声杂沓中,赖幸媛一直与郑立中谈话。陈云林是出场扮仙的主角,而郑立中则是有权的官员,赖幸媛能与国台办官员面对面的场合不多,难得可以与郑立中直接谈话,她把握机会,谈ECFA,要求郑立中带话给王毅,赖幸媛希望创建陆委会与国台办直通的管道,否则两岸事务难题难解、没效率。

酒会吵杂,旁人都听不清赖幸媛与郑立中谈了什么,但海协会旁观的人觉得不对劲,在两岸政府得靠白手套打交道的架构下。陆委会主委与国台办副主任,应该打打招呼就各自散开了,怎么一直谈?而且表情严肃。特别大陆的立场,是不承认台湾所有官方机关的,为了避免让外界觉得国台办直接与陆委会打起了交道,海协会的官员拉著刘德勋副主委说,我们也一起加入他们的谈话吧,让场面看起来轻松点。

酒会有记者在场,但用红龙拉了条线,媒体区设在会场的一端,距离赖幸媛和郑立中的位置有点距离。这个应该是愉快、休闲的场合,不会有特别的新闻卖点,但是中评社记者李仲维远远看著赖幸媛,似乎嗅到了什么,我看到他绕过了红龙,走出媒体区,逐步向赖等人靠近。我装作没看到他,起身往吧台走去拿个饮料,就这么一走,挡住了他的动线,不让他往前。

当下我暗自佩服李仲维,只差个几步,他就会听到当时陆委会与国台办间最大的政治秘密。

江陈会后,国台办王毅主任透过郑立中打了电话给刘德勋,同意两个机关创建直接沟通管道,先从刘副主委与郑副主任的电话联系开始,王毅希望这不只是一个传递信息的管道,而且还要能解决事情。这也是赖幸媛的期待。

赖幸媛与王毅联手开了绿灯,陆委会的处室层级与国台办的局级单位之间,随著事务性协商工作的繁忙,也打开直接的联系。在此之前,陆委会与国台办,双方官员即使在制度化协商平台常碰面,有彼此的联络方法,偶尔直接打电话给对方,但次数极少,也避谈政治,不形成惯例。一直等到赖幸媛与王毅都点头了,才正式往来。

(待续)

本文由:亿博电竞app 提供